安木

泠依惜:

一.
金子轩总是怀疑,江厌离是不是跟她那个干弟弟有一腿。
毕竟……他俩又有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不犯法。何况魏无羡人长得帅,成绩好,性格开朗,声音好听还会说话,最重要的是,人家天天同处一个屋檐下啊!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就算在他心里魏无羡最多只能算只猴子。
于是某一天,金子轩在校门口把江厌离拦了下来,眼神意有所指地往不远处推着自行车的魏无羡身上瞟,先咳了一声清清嗓子,意味深长地说:“江同学,这孤男寡女的,要注意影响啊。”
江厌离不明所以地愣了愣,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才明白过来,笑了笑说:“你误会了。阿羡只送我到车站而已。”
金子轩很奇怪:“你俩不是住一起吗?”
江厌离摇摇头,正想说话,魏无羡已经推着车直冲了过来,差点没刹住撞到他身上。
金子轩骂道:“魏无羡你长不长眼睛?看不到这里有人?”
魏无羡轻蔑地一抬眼:“人?哪儿呢?”
江厌离垂着眼睛抿着嘴,轻轻地往他后座上一坐,魏无羡便一阵风似的跑了。
自行车没有尾气,却呛得金子轩简直无法呼吸。


二.
金子轩想,江厌离做菜应该很好吃吧。
江澄和魏无羡的午饭都是从家里带的,他曾经听到过一耳朵,魏无羡在排队用微波炉的时候跟同学夸耀他姐姐给做的便当是如何丰盛。
同班的聂怀桑最近沉迷手游氪金不可自拔,每天只能吃康师傅(袋装),听了魏无羡的话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羡慕不已地问:“那啥,能不能给我吃一口?就一口?”
魏无羡拍胸笑:“这有什么难的!都是兄弟,有我一口就也有你一口!”
正巧路过门外竖起耳朵听墙角的金子轩表面波澜不惊心里mmp。
这时忽然听聂怀桑说:“啊呀,你今天怎么多带了一份?”
金子轩心头一亮:难难难道是……!
魏无羡笑嘻嘻:“嗯哼。”
当然不是给他的。


三.
其实不是金子轩自作多情。因为江厌离以前真的给他做过饭。
有次江厌离给弟弟们做午饭的时候“做多了”,就“顺便”装了一盒给他。但是金子轩那会儿还年轻不懂事,一听是江厌离做的,直接让人扔了。好在小弟还算懂事,没扔,而是原样送回去了。
他后来才知道江厌离偷偷在饭盒里放了小纸条——好容易鼓起勇气跟他告白。结果据说为这事大哭了一场。
魏无羡本来就看他不爽,当即冲过来跟他干架,一边从一楼往三楼冲一边沿途大喊“金孔雀我cnm”,呐喊声震耳欲聋整栋楼都听到了。
金子轩倚在教室门口摩拳擦掌摆好pose准备用鼻孔迎接魏无羡,结果等了半天人还没有来。总不能是爬楼梯时候跌下去了吧?
小弟去看了看,回来跟大哥汇报说:“魏无羡跑到二楼就被人拦住了。”
金子轩想不明白:“办公室不是在四楼吗?”
小弟说:“听说是被物化班一个同学拦住的。”
金子轩惊了:“再探!”
这世界上居然有人能拦住魏无羡。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评论

热度(821)